作为正在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应如何选择汇率制度?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 2019年05月12日 08:00
导读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中国本身仍是发展中国家,市场环境尚不健全。在发展加转型的体制机制下选择合理的汇率制度,对于中国尤其重要。2017年4月8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九周年庆典——“2017•金融四十人年会暨‘金融改革发展的稳与进’专题研讨会”在京召开。在当天下午的分论坛“大国崛起与人民币汇率安

资讯

导 读

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中国本身仍是发展中国家,市场环境尚不健全。在发展加转型的体制机制下选择合理的汇率制度,对于中国尤其重要。

2017年4月8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九周年庆典——“2017•金融四十人年会暨‘金融改革发展的稳与进’专题研讨会”在京召开。在当天下午的分论坛“大国崛起与人民币汇率安排”分论坛上,与会专家就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方向和路径等问题展开讨论。

会议现场

从大国崛起角度分析人民币汇率问题

从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的角度分析人民币汇率问题,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大国概念最早是以人口为标准划分的,后面逐渐地把经济规模、土地因素也考虑进去。从经济意义上讲,大国核心的特点就是定价权,政策有溢出效应,还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和政策调控能力。中国现在逐渐地具有一些大国经济的特征,包括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大,贸易、跨国投资发展迅速,金融市场体系相对比较健全,中国经济对全球的影响力也在不断的增强。

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制度变革的经验来看,与会人员认为,即使对于发达国家来讲,汇率制度或是政策选择不当,也会引发危机,新兴市场国家这方面的问题更加突出。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本身仍是发展中国家,市场环境不健全。一方面,作为大国,货币政策关系到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合理就业等等,汇率制度的选择对中国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发展加转型的体制机制特征,又决定了合理的汇率制度仍然需要放在中国实际的现状下做成本收益分析。

回顾人民币汇率制度选择的历史,与会人员认为,从1994年汇率并轨到2005年7月重归有管理的浮动,再到2015年不进则退的“8.11”汇改,改革一直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紧紧围绕完善有管理的浮动展开。改革牢牢把握主动、渐进、可控的原则,有进有退。事后来看,早一些做好关键的步骤安排、早做调整会更加主动。改革要注意市场沟通和预期引导,要注意协调配套、整体推进,要尊重价值规律、克服浮动恐惧。

人民币汇改需要多方面制度改革的配合

在改革方向和路径的选择上,有与会人员援引Frankel(1999)提出的关于汇率制度边角解和中间解之争的折中结论,即没有一种最优的汇率选择适合所有国家以及一个国家所有时期。完善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方案选择,第一类是允许汇率自由浮动,第二类是恢复盯住美元窄幅波动,第三类是继续参考篮子货币调节。三种机制设计各有利弊,总的来讲没有无痛的汇率解决方案。无论采用哪种方案,关键是要事前充分考虑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有所准备。

最后,与会人员提出,汇率制度改革不能仅仅考虑汇率问题,还需要有很多其他方面制度改革的配合。这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有一些研究,即成功地走向灵活汇率需要一些必备的条件。从中国来看,主要应该加快货币政策框架的转型、改善宏观审慎与资本流动管理、大力发展外汇市场。健全的宏观政策以及结构性改革是汇率制度良好运行的长期保障。

1.中国消费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中国消费观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国消费观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消费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消费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