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秦淮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听听专家们都说了啥~

秦淮发布 / 2019年08月08日 12:36
4月15日,秦淮区召开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20名专家到会,12名专家就秦淮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总体构想,打造中华门地区国际文化旅游功能区、内外秦淮河贯通和规划建设、小西湖片区改造更新等重点议题,以及其他老城南历史文化保护的相关内容,各抒己见,深入探讨,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专家

资讯

4月15日,秦淮区召开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20名专家到会,12名专家就秦淮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总体构想,打造中华门地区国际文化旅游功能区、内外秦淮河贯通和规划建设、小西湖片区改造更新等重点议题,以及其他老城南历史文化保护的相关内容,各抒己见,深入探讨,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

专家们的真知灼见为下一步工作提供了有益指导,我们将充分吸纳各位专家的意见建议,推动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做得更好。

我们一起来听听专家们的真知灼见吧~

贺云翱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

南京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研究会秘书长

对于秦淮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我有几方面建议:

重视考古工作。秦淮的历史文化非常悠久,但是地表上面保存下来的东西比较晚,在秦淮做规划,要更多重视地下的工作。期待越城、凤凰台的考古发掘能有所发现,哪怕是一堵墙、一口井,就能实证,而不是讲故事、谈传说。

制定一个文化建设规划。秦淮区范围内,现代城区和历史城区融合,现代建设和历史保护融合,建议制定一个文化建设规划,把文化保护和文化发展构架在一个体系里。在国家战略引导下,在新的历史使命引领下,按照省市文化发展的新理念、新要求,把秦淮融合老南京的古迹名胜走向世界,把保护和发展做的更好。

在新小区改造中能够更加活泼一点,能够注重体现南京本地的建筑风格,展现南京的历史风貌。

叶菊华

南京市建委原顾问总工程师

秦淮河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打造,当年因为财力问题,十里秦淮只做了东段,一直是个遗憾。当年在进行西华里污水处理工程时,采用了日本的顶管技术,实施污水截流工程,目前仍在使用,在下一步建设中,要处理好工程施工中的技术问题。有几点建议:

✽ 做好历史文化挖掘和调研工作。 规划设计必须要以历史文化研究为基础,否则会出现偏差。

✽南京建筑有自己特色,与安徽、苏州的特色是不同的苏州正在进行传统营造技艺的课题研究值得我们借鉴。我们在今后的历史风貌区保护、历史建筑的修复中,应该认真研究南京地方特色,尊重历史风貌。

✽加强规划设计项目审查力度。当年的“五人小组”、“三人小组”既提高了项目审查效率,同时也加强了对夫子庙地区建筑风貌的监管审查,建议可以参照这种做法,成立“几人小组”,汇集各类专家,加强审核把关。

陶思炎

东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秦淮河要想成为一个具有世界影响的河流,关键是把所属区域的文化、河流的文化做起来,包括静态的、动态的方面。

✽静态方面:

♥注意文化内涵体系的完整性。我们有明城墙、报恩寺,是皇家、宫廷上层文化的代表,以秦淮灯会为标志的民俗文化,是下层文化,缺少中层文化。如信府河,建立一个官府文化,对我们的文化加以延伸。

♥秦淮河沿岸建筑增加一些古朴元素。南京建筑的特点,坚实而素雅,但是格调上需要一些变化,要增加一些竹林、草房、草木,产生明代古画风效果,增加一些空灵,不要造成视觉疲劳。

♥建立一些小型博物馆,充实些文化内涵。建秦淮河是展示秦淮地方的生活,可以考虑建立秦淮艺术博览馆,展示字画,延长游览时间,做一些南京历史书上有特色的东西,如五谷树、斗蟋蟀过年门上贴大雄鸡等,使之成为南京特有的一道风景。

✽动态方面:

♥将正月十六定为城墙节。历史上正月十六农村人就有“走三桥”的习俗,城墙保留较完整,在城墙上走是民俗和意识嫁接,乡村和都市景象嫁接。

♥秦淮河民俗、历史要活起来。要与传统文化、传统节日结合,阴历三月三历史上有水边活动,可以变通为国际妇女服装节,做文化产业。

龚良

研究员,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

南京博物院院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

做“最南京、最中国”。说最南京,秦淮要将自己作为南京的代表,南京的脸就是城南,南京旅游的特色就是秦淮的旅游特色。说最中国,汉文化从汉朝到唐朝、到明朝一脉相承,明朝以南京为代表,做最中国的东西,方向不会错。

重视现在资源的扩充和传播。老城区不要再去造新的东西,如深入挖掘报恩寺的“报恩”文化、朝天宫文化和明故宫的汉文化,夫子庙、科举、秦淮河、门东门西、明城墙,都可以深度挖掘。老城区更新也很重要,更新是对原有的东西进行扩充和传播,只要有创新之举,只要保护了传统的空间和传统的生活状态,改变对今天人们审美观的需求、舒适度的要求,都应主张秦淮、南京的特征当代化。

建立工作机制。成立几人专家小组,在街区的规划、遗产的保护、文化特征的认定方面,简单讨论合适性。

金卫东

南京市旅游委员会主任

老城南变化较大,市容较好。几点建议:

用全域旅游的理念统筹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和功能完善。以前的旅游仅是景点内部做的好,现在把一个区作为旅游目的地,秦淮区恰恰是这个典范,但还需要提升。目前夫子庙游客量大,大部分为自助游,景点很好,怎样让它串起来?一是交通需要提升。目前开通的观光巴士,档次低,标牌不衔接、不凸显。中华门一带的交通也需要重新组织。第二个问题是停车问题,可以考虑在外围找适合的位置做停车场,同时考虑公共自行车道、绿道停车设施的建设。

✽以夜宿秦淮为标准调整业态,变夜游秦淮为夜宿秦淮。数据显示,到夫子庙70%的游客游玩3小时以下,赚人气,不赚财气。夜宿秦淮的重要业态是民宿,可以与原住民合作,委托公司经营,变成都市民宿,住在秦淮,就能拉动夜间消费。

✽加大宣传提高秦淮美誉度。近年来,秦淮打出来不少口号,如“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南京同样需要一个响亮的口号,以此扩大品牌影响力和旅游竞争力。

陈广华

河海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

我们在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设过程中,要考虑法律贡献的问题。在法规制度不断健全的今天,要把法律的事后补救提前到事前预防,比如危旧房的改造,棚户区的改造,老旧小区的改造,以及河道的整治,在整个过程中,都涉及到法规的问题。刚才进入科举博物馆,就想到地下空间的保护。大的趋势很明确,一切要回归本位,我们在做任何一个项目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各方面主体的权利、义务、责任,如果事后补救,成本就无限大了。因为这不仅关系到老百姓的获得感,关系社会的稳定,更涉及整个法制的建设,所以在这样情况下,我建议任何项目在实施之前,要有法规专家介入,去调研,去思考,涉及到哪些法律问题,如何去提前预防,如何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去考虑项目的实施。

曹志君

南京市博物馆总馆馆长

南京中华门不仅是秦淮的脸面,更重要的是南京市的形象、南大门。中华门的资源和典故是非常丰富的,应该有一个规划来进行引领。建议在做这个规划的时候,

✽要考虑周边的资源,特别是长干里,建议利用居民外迁的机会,把现在的雨花路改成长干里。

✽应该站在打造南京城区南大门的高度来做这个规划。

✽要重视小西湖这一关键节点的打造,加强门东、夫子庙连接沟通。

另外有几个建议:

✽秦淮要有大景区的概念,我们有三个博物馆分布在区域内,建议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推进,例如统一建设标识、导识系统。

✽两区合并后,有个很好的优势,可以充分利用秦淮河的资源,秦淮河是南京的母亲河,作为大秦淮,应该有跨河发展的思想,消除以前城里城外的区别,要有好的规划。可以尝试在晨光厂、1865园区沿线建设有特色的古桥梁,也是景观。

张鸿雁

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 研究院院长,

中国城市社会学会会长,江苏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

秦淮区在南京市的影响大。提几点建议:

将西水关、国创园、来凤街一带打造出一个国家级创业园。建议集聚南京的文创产业、工业痕迹和文化,打造一个工业旅游、工业景观旅游、工业文化旅游和文创旅游的目的地,打造成5A级特色小镇。

✽提倡精准保护,实现数字化、精准化。建议收集历史建筑的年代、区位、空间、环境、背景等信息,建立数据库,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研究,实现全域、精准化的保护。

✽保护好熙南里、朝天宫一带。熙南里曾策划打造七十二坊,打造成福州的三坊七巷。明代朱元璋在那里建了十八坊,反映了江南文化的特质。建议将明代十八坊的概念做出来,包括评事街的概念,125幢建筑每个都可以定个功能,包括图形、大小、面积等。

✽从大报恩寺到夫子庙,城门要赶快形成一个通道,大报恩寺的影响是巨大的,甚至世界影响。

✽《城南旧事》展示的秦淮人家,包含家庭、爱情、故事和冲突,要无限地编下去,挖掘构建文化底蕴。

✽打造夜宿秦淮,将周边的原住民留下来,进行房屋改造,把民宿、城市客栈分层化。如杭州做了100个犄角,100个小型特色景观,100个休闲设施,100个特色小店,100个特色书店,实现全域化,每个空间高品味、高质量。

成玉宁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景观系主任,

东南大学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

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不在于用在当下,还在于持续的使用,给子孙万代使用。系统地思考秦淮区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和规划,时间坐标应有当下,还应有未来,简单的“用”字当头,形成的规划不会持续,无法放到国际这个大背景下去评判。我想提几点建议:

✽要重视特色化、特征化。应该从更深层次去考虑文化的多元性,这个多元性不仅是太平南路或者是来凤街和夫子庙区别,而是同一夫子庙地区,也应该发掘出不同历史街区、历史地段的差异性和特色化。对夫子庙及大夫子庙这个历史片区来说,除了扩容以外,还在于精细化,还在于发掘不同历史地段的差异性,包括业态在内的特色化、特征化。这些特色,经过系统梳理和人为放大后,文化内涵会更丰富,特色会更鲜明。

要重视遗址和遗存的价值,审慎采取重建的措施。从国际视野来看,那些真正具有历史原真性的,哪怕是残缺的,是不完整的,都是很好的。恰恰是因为残缺片段化,因为不完整,反而给人许多想象的张力。就像夫子庙,如果每一个地块都填满了,每一个地块都很完美,也未必是一件好事。留下一点遗憾,留下一点空缺,留下一点有原真性的东西,也许人们会觉得有时间记忆、有沧桑感。

要妥善处理原真性和更新的关系。对于秦淮区这样一个有丰富历史遗存的地方,重点要能够保住原真性的东西,在本体周边可以适当做一些保护或利用性的建筑,但在遗址本体上建设必须慎重。

注意历史遗存的碎片化和空间整合。既要把碎片保护好,也要整体地复活它。但是凡是具有原真性的,还是应该保护好,因为历史本身是稀缺的,不能让人任意改动。

要统筹解决好交通的可达性和景观的彰显性。门东等一些片区与城市的主要交通体系之间仍缺少衔接,可达性不是很顺畅,交通换乘也不是很方便,这对资源的利用也不是很有利。秦淮区下一步应在交通的梳理和景区本身的彰显上下功夫,工作重心不应仅仅在文化本体上,还应加强外围环境的梳理,这对处理老城与新城的关系,对城市空间的整体提升,尤其对旧有的文化遗存与新城的共生共荣很有帮助。修好本体很重要,外围环境的梳理不可或缺。

童本勤

南京市规划设计院有限责任公司总规划师,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我下面想谈谈对中华门这个片区的认识:中华门片区集中了南京许多核心资源,中华门瓮城、城墙、大报恩寺、1865以及古越城遗址等,虽然这些资源单体上目前无法同中山陵、总统府等来比较,但是将这些资源聚集在一起时,整体规划,这个片区将会成为南京的“南大门”,成为承载南京文化的核心区域。对于这一片区的打造,我有三个想法:

要坚持成片保护,独立彰显。因为这一地区资源聚集度和聚集面是我们未来重要的名片,既要重视保护中华路南唐轴线、明城墙等格局,也要重视包括从纬七路看中华门等视觉廊道的保护,同时加强对视觉廊道内的建筑控制。

要强调活化利用,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这一片区文化及资源的多样性,要求我们在未来项目引进等方面要强调功能的多元化,注意不同功能及文化的相互呼应。在规划建筑设计方面,也要探索如何将现代手法、现代要素融入这个片区中去。对于这一片区的规划,在限高统一的情况下,可以尝试一些创新:比如假如限高为三层,尝试可以允许15%突破,15%在三层以下,平均达到三层,通过一些建筑手法展现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要强调有序实施、精品实施。历史文化片区的建设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要有精品意识,不能操之过急。片区打造过程中,交通、停车、文化线路组织等串联体系和网络构建非常重要,近期可以选择一两条比较清晰的文化线路对一些景点进行梳理、整合,规划建设交通、标识、人行等系统,形成一个片区雏形。

汪永平

南京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副会长,

江苏省文物局专家

秦淮的发展有几个问题要引起重视:

夫子庙及周边业态存在同质化问题,如何解决,值得我们关注。

应该进一步重视秦淮文化的挖掘。科举博物馆,尽管它的建筑空间非常漂亮,对南京的科举文化挖掘还不够,建议大家读一读清代吴敬梓的《儒林外史》这本书,里面对于南京城南的生活,对于南京的科举文化、科举经济、秦淮河沿岸的繁荣描写得十分详尽。秦淮文化有雅、俗之分,街巷、建筑都是俗文化,而雅文化除了科举文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佛教文化,秦淮佛教文化的重要代表就是金陵刻经处。明国时期杨仁山、梁启超等一批文人都在金陵刻经处讲过学。所以科举文化、佛教文化都值得我们去好好挖掘。

关于建筑文化。南京是一个南北交汇的地方,当年北方的移民大多是从镇江过来的,受移民文化的影响,南京建筑文化是宁镇建筑风格的体现。对于南京民居文化,值得好好发掘研究。文物的保护就应该保留它的原真性,凡是遗址的东西,我们应该很好地保存,至于如何建设是另外一回事。

建议要重视太平南路的建设。太平南路是夫子庙通往总统府的重要街巷,是民国时期的重要轴线。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是点、线、面的整体保护,点是文物,面是历史街区,线是线性空间,希望秦淮区高度重视,把这块儿工作做好。

董卫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资源管理教席主持教授,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历史文化名城学术委员会委员,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历史与理论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关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我有几条具体的建议:

要有大南京的概念。秦淮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应该是南京这个整体中的一部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被项目所困扰,项目与项目、项目与整体之间缺少呼应,因此在名城保护中,要注重以研究为导向,树立整体概念。

要有大社会的概念。最近,许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都遭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要有一个大社会、大和谐的概念。习总书记一直在强调保护和传承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人的问题。秦淮在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过程中,能否尝试一种以居民为主导的保护模式,怎样使居民参与到老城保护中来,而不是简单地把他们拆出去,让居民获得幸福感,这应该是老城保护最大的创新。

要有大学科整合的概念。秦淮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咨询委员会由很多学科专家组成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能充分整合并发挥各方面专家的力量,形成一个持续性研究、参与机制,为名城保护出谋划策,从具体方法上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新。

要有大环境的概念。杭州市规划局前些年在做老城规划研究时,曾经做过一个历史文化信息数据库,将城市的变迁、空间、文化以及人等数据与控规结合起来,形成了大数据体系,建立了环境的概念,为规划、设计师在做规划设计时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启示,值得借鉴。建议区里建立这么一个机制,在专家咨询委员会内部设立若干组,持续参与名城保护项目,边研究、边规划设计、边跟踪项目,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委员会作用,对老城项目运行发展进行指导。当前,在众多古城的名城保护工作遭遇问题的背景下,秦淮区如果能够建立这样一个名城保护专家咨询机制,将在全国树立典范。

1.中国消费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中国消费观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国消费观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消费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消费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