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华:一位艺术家的局限与自由

芭莎男士 / 2019年12月11日 21:17

资讯

始于陶瓷,以综合材料享誉艺术界,艺术家刘建华一直试图利用自己的敏感对熟悉的事物进行新的界定。

上海普陀区桃浦创意园内有不少艺术家比邻而居,中国综合材料艺术大师刘建华的工作室就在知名艺术家张恩利的斜对面。在这间800平的工作室里,堆放了他各时期的作品,甚至连茶桌上也放着他亲手炮制的瓷器作品。如果有幸与之喝茶,这些作品又衍变为日常生活用品,将茶杯放置其上,别致而珍贵。

出生在江西吉安的刘建华似乎注定与陶瓷有不解之缘。无论是12岁离家求学,去的是景德镇学习陶瓷工艺,还是在成为中国当代最有名的雕塑和装置艺术家后,他所依赖的最主要媒介依然是陶瓷。

陶瓷经过刘建华的手,变成了易碎的榔头、抽象的墨滴、气质硬朗的现代化城市建筑、日常用品,甚至是材质柔韧而脆弱、具有东方古典意蕴的窗棂、枯骨、苇叶、纸、落叶。这些与陶瓷本身形象形成巨大反差的作品,很容易让人对陶瓷产生出一种陌生感,进而关注到它被人们忽视的特性。“陶瓷看起来坚硬,实际上脆弱而易碎。生活中也是这样,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不可能长久,都会破碎。”刘建华说。

这正是刘建华想要得到的效果,在他看来,艺术家要做的正是利用自己的敏感对熟悉的事物进行新的界定,而观众能够在他们的提示下获得重新思考的机会。

容器 刘建华作品创作实践:2009年 材料:瓷

诗意的80年代

初一那年,刘建华离开家乡,来到景德镇跟着在一家雕塑瓷厂做技术骨干的舅舅刘远长学习绘画。14岁,他正式入厂,开始他长达8年的陶瓷工艺科班最传统和全面的训练。

“我从小就是个挺有主意的人,那时喜欢画画,觉得学了画画就不用上山下乡,所以坚持要去舅舅那里。”刘建华告诉《芭莎男士》。他仍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和家人费了许多功夫,才坐上吉安造纸厂运货的卡车,车子走了600多公里,把他们带到景德镇,天气很热。

凭着天资加勤奋,21岁的刘建华就以人物雕塑《霓裳羽衣舞》获得景德镇当地陶瓷美术最高奖项——“百花奖”和“国家轻工部工艺美术评比一等奖”。一直关注外部事物的刘建华则在飞速的成长中逐渐意识到,无论自己技艺多么高超,最终都会成为生产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时值高考恢复期,刘建华内心开始躁动起来,一心一意想考大学,学真正的雕塑,而不是做一辈子工艺美术匠人。为此,他努力了三年,最终在22岁那年考上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雕塑专业。

落叶 刘建华作品 创作时间:2012-2013年 材料:瓷

落叶 刘建华作品 创作时间:2012-2013年 材料:瓷

在大学期间,刘建华学习弗洛伊德、黑格尔等哲学书籍,沉浸在西方古典艺术、印象派和现代派的作品里,他平时很少出去玩,连星期天也待在教室翻模或者同学间互相画素描、做头像,竭力挣脱自己纯熟的陶瓷工艺技巧,不断尝试各种造型材料和风格变化。但真正使得刘建华完成观念转变的时期,是他毕业后在云南艺术学院任教的时期。

”我当时接触了云南西南艺术群体,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他们经常交流,他们对艺术的判断、态度和认识给我影响挺大,原来艺术可以走那条路,也可以生存,获得一些承认。”刘建华告诉《芭莎男士》。

刘建华在昆明尝试了大量的材料,从陶土到木雕,最后是受民间美术感染的彩色玻璃钢。终于,1994年《不协调》系列诞生,用未经太多调和的鲜艳色彩为他塑造的中山装、军装、对襟衫和女人体上色,不协调的符号被并置在一起以求达到了一种幽默反讽的效果。他由此传达出的社会批判和对传统和父权暴力的反抗,被隐晦地包装在华美夺目的表层之下。

但是玻璃钢的材质却始终不能完全如刘建华的意,无论色彩还是质感都难以表达刘建华心目中性感和奔放的形象。1995年刘建华回到景德镇的时候,陶瓷再次回到了他的视野。

2012年末 刘建华作品 创作时间:2011年 材料:瓷

2012年末 刘建华作品 创作时间:2011年 材料:瓷

重新拥抱陶瓷

以“不协调”系列参加1996年王林在成都四川美术馆策划的展览“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第四回—雕塑与当代文化”,是刘建华受到全国性瞩目的一次重要亮相。之后,他创作的艳俗风格的截肢女体,越过他的中山装符号,使他在中国当代艺坛迅速崛起。尤其是在1998年开始的“迷恋的记忆”系列,或坐或卧的无头无臂的旗袍美女作为中国传统观念中压抑而隐秘的性象征与暗喻着性幻想与占有欲的男性的沙发相结合。这一次,他开始将“瓷”作为创作材料,将这门被艺术家贬抑为落伍的“工艺美术”,却早已在他青少年时期就融入其血液中的东方技艺运用到他的艺术中,这在当时的国内当代艺术界开创了先河,用世俗一点的话说,刘建华凭借他的陶瓷雕塑已经“成功”了。

刘建华又紧接着在1999年下半年开始创作“嬉戏”系列,用玻璃钢模拟的青花瓷盘上躺卧着一个个只有躯干的旗袍女郎,虽然姿态撩人,秀色可餐,但也难逃被作为“盘中餐”消费的被动命运。作品一经推出,立即受到学术界和艺术市场的双重追捧。

尽管这个系列作品市场和观众接受度都很高,刘建华却转而开始了新的创作。在陶瓷之外,他也不断采用其他各种媒材,试图打破人们对他的既定印象。2000年的观念影像《今天,我们在哪里》、2004年参加“快递展”的行为艺术《捐助》和装置作品《可以延续的梯形风景》即是如此。

2004年,在昆明生活了近16年之后,刘建华举家迁往沪上,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任教。“一到上海,我感觉整个人像掉进一个巨大的混凝土搅拌机,快节奏的生活让你不由自主地被推着走,每天会关注和考虑很多事情。我把它理解为我生存和创作的一个新的大空间,可以尽由我折腾。”刘建华说。

从2005年创作的用五颜六色的筹码累积成城市造型的《虚幻的场景》、2006年参加上海双年展的《义乌调查》和2007年在沪申画廊展出的《出口—货物转运》这些刘建华在迁居之后几年内的作品中,能明显感受到他对中国飞速的城市化、都市化进程和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社会问题的思考。凭借着对事物高度的敏锐,对材料的精确控制,这些针对社会问题所作的创作总是能够引发人们的争议,也将他推向了当代艺术舞台的高峰。

绳子 刘建华作品 创作时间:2012-2014年 材料:瓷

当人们以为刘建华将暂别瓷这个材料,且将关注点更多地放在社会现象上时,他 2008年的《无题》中,十几个被“压缩”成二维平面的青瓷人脸和器皿以冰冷静谧的质感和流畅简洁的轮廓,在封闭空间里面面相对,又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他说这源于他对自己今后创作提出的新理念—“无意义,无内容”。

“到了近期,嘈杂的生活环境令人的心理压力不断膨胀,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疲惫,我想这种感受非我一人独有。我开始把作品中一些叙事的内容慢慢清理掉。尽管包括我在内的艺术家都曾经或正在用西方艺术语言来反映中国的社会现实,但我想这在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史中未必会产生一种新的意义。”他着力避免如今当代艺术在表达方式上过于繁杂的问题,将自己对社会、艺术和文化的态度尽量简化,实实在在地还原到作品中。

这一思想在他随后几年的作品中日渐明显。2009年在北京公社的个展作品《地平线》、把青瓷条组合成犹如古典建筑中木质窗棂常用到的卯榫结构的《2012年末》、今年在香港佩斯画廊的最新个展“To Be Done”上展出的八幅《白纸》系列作品,作品题材从关注社会题材和新闻焦点变得更关注自我和内心,作品形态也被抽象化,简洁而有禅意。

“我们这代人早年普遍更关注西方的当代艺术、哲学和历史,反而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艺术史不太感兴趣,但我始终认为中国艺术家肯定还是要通过对自身文化的理解和积累来进行新的艺术实验或者在创作中引入一种新的精神状态。”现阶段的刘建华有了一些新的困扰,而这中国艺术家对自身文化的回归则是他当下最关心的。

《芭莎男士》对话艺术家刘建华

《芭莎男士》:“纸”系列作品的创作背景是?

刘建华:这个积累了很长一段时间,从想法到实施有两年时间,2008年之后,我的作品回到一个把现实抽离掉的情景,我有意识强调这样的一个作品让大家在里面能够安静地去思考一些东西。因为现实已经非常膨胀,非常嘈杂,我希望大家在看作品的时候,能感觉到它跟现实是有点距离的。

《芭莎男士》:你现在怎么看待自己在昆明时期的创作?

刘建华:那个时候还是有点受八五新潮的影响,对艺术还是在感受跟认知的过程中,基本上什么材料都会去试。我从那个时候觉得艺术可以不是装饰的,可以不是写实的,艺术是可以就是表现一种生命力的,是可以表现一种个人情绪的,而且是真实的情绪的一种展示,可以非常自由地、开放地去表达。

《芭莎男士》:将人们熟悉的陶瓷转换成艺术品,你是怎么实现这一转换的?

刘建华:重要的是在于你的想法,你要用这个材料创作什么样的作品,利用它的特质创作出跟以往不同的什么样的东西,这都是你必须去面对的课题。艺术家的创作跟个人经历、个人兴奋点可能都有一定的关联。基于这些方面,才会形成跟别人不一样的语言系统,因为艺术家最终还是要建立个人语言系统这一点比较重要。这可能不断需要你去思考,需要你去面对,去积累,去调整,就像一个延续的跨栏动作。

《芭莎男士》:生活中的你会关注什么东西?

刘建华:我最早的“绿色“系列,来自于在昆明生活的一种感受,真正地让我进入到一个比较能够持续发展的一个状态是在“彩塑系列”作品的时候,就很明确的可能通过这样的作品,对现实,对社会,产生个人的感受跟态度。接着后面才做了《旗袍》这样的一些东西。这些都是对自身生活的体验。

《芭莎男士》:在艺术道路上,你怎么解决自己面对的问题?

刘建华:艺术家从最初发展到后面,肯定会受到各方面的一种制约,实际上,人一直都是在一种制约中去生存的,它不是一个绝对的自由,不是绝对的无限制的可能,它都是在制约的过程中去发展,去生长,去面对。

《芭莎男士》:你会通过哪些方式去保持对艺术的敏感度和好奇心?

刘建华:我觉得对很多东西可能要有一定的克制。克制后,你可能才会保持你的一个状态,如果你太过于满足你的个人的一些需求,那你的敏感度可能会有影响,因为人是有局限的。人的局限太多了,生命的局限,精力的局限,思维的局限,欲望的局限,想象力的局限,很多时候需要你自己有智慧的去把握和过滤。作为一个艺术家,非常重要的是你的自由度,但你对自由度的把握,你的独立性的思考来自于你对很多东西保持的一个距离。否则,我觉得你可能会无止境地进入到一个漩涡里面去。

编辑/唐小薇 撰文/慕亦 摄影/王诗琪

1.中国消费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中国消费观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国消费观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消费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消费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