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肿瘤医院认准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徐克成研究治肝癌

网络 / 2020年06月10日 19:05

资讯

治疗肝癌的这一年多,阿辉的心情跌宕起伏,犹如过山车。最近他的心情跌到谷底,因为他的肝部出现多发转移瘤,情况很不乐观。上周三,他到暨南大学附属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找徐克成教授求救。“早半年前就发现新长的肿瘤,做完TACE(肝动脉化疗栓塞术)为什么不及时处理?”徐克成教授看过阿辉的CT后惋惜不已,“耽误了的时间,任何人都补不回来了。”(微信搜索: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过山车式的AFP

2016年9月的一天,晚饭过后,阿辉忽然感到腹部剧烈疼痛,被送进广州市某医院急诊。“腹如刀绞,痛不欲生!”阿辉在医院还休克过一次。第二天经全面检查,晴天霹雳,竟是原发性肝细胞肝癌。更加危急的是,由于肿瘤突然破裂出血,造成腹腔大量积血。医院对他进行紧急介入止血治疗,几天后做了左肝外叶切除+腹腔冲洗化疗+右肝S6段肿物射频消融+胆囊切除术。同年10月,进行血管造影+TACE(肝动脉化疗栓塞术),AFP(甲胎蛋白)下降到1700。

 

2017年6月的一次复查发现,阿辉体内的肿瘤增多、增大,AFP上升到12000,遂进行肝动脉化疗栓塞术。化疗完,AFP下降到3000,阿辉自我感觉良好,就回家去了,没有再做进一步的治疗。一个月后复查,AFP攀升到6000,他仍不大在意。直到最近身体的不适感逐渐加剧,他经人介绍找到徐克成教授看病。

 

2017年12月底最新一次检查发现,他的AFP创新高,达21000,残肝内有多个低密度结节影,较大者约3.1×2.6cm,肝内多发转移,纵膈、腹膜后多发小淋巴结,情况不容乐观。

 

徐克成教授翻看阿辉半年前CT后惋惜不已

 

 

阿辉最新的CT检查发现多个转移瘤

 

可怕的治疗误区

 

徐克成教授介绍,AFP(甲胎蛋白)与肝癌及多种肿瘤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在多种肿瘤中均可表现出较高浓度,可作为多种肿瘤的阳性检测指标。目前临床上主要作为原发性肝癌的血清标志物,用于原发性肝癌的诊断及疗效监测。“正常是20以下,一般不能超过100,超过300就是有问题,超过500就是有大问题。从12000(下降)到3000,没有意义。”

 

徐克成教授仔细回看了阿辉2017年6月的CT,“早半年前就发现新长了肿瘤,做完TACE(肝动脉化疗栓塞术)为什么不及时处理?”他叹惋阿辉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他表示,目前的治疗存在二个误区:

 

01

进行了TACE后AFP下降,没有再做进一步治疗。

 

“这个下降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反弹。肝癌做化疗栓塞术目的是让肿瘤缩小,但这仅仅只是个桥梁,并不是根治手段。缩小后应该马上处理,比如做冷冻消融。”徐院长说。

 

02

不分青红皂白,长期对患者做肝动脉化疗栓塞术。

 

“一般只能做2-3次!”徐克成介绍,肿瘤的生长有赖于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TACE(肝动脉化疗栓塞术)作为临床治疗肝癌的重要方法,主要通过栓塞肿瘤的供血动脉,阻断肿瘤的血供,导致肿瘤缺血、缺氧,达到抑制肿瘤生长、促使肿瘤细胞坏死、凋亡的目的。“好比切断了田地的供水管,田地就会荒芜。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常用栓塞剂碘化油具有导向性,不是癌细胞的地方,它不去。此外,它还能作为携带抗癌药的载体。”

 

听起来很美好的肝动脉化疗栓塞术也有大问题:

 

1.碘化油作为栓塞剂,对肝脏有损害。“长期打碘化油会损害正常肝细胞。一些病人最终不是死于癌症本身,而是肝衰竭。”

 

2.更重要的是,往往做了2-3次以后,就会失效。原因在于,癌细胞缺血得不到所需要的营养,就会开发侧支,“换道而行”,重新获取养分。可怕的是栓塞导致的缺氧会起反作用,使癌细胞“狗急跳墙”,生长更迅猛,变得更恶性。

 

“肝动脉化疗栓塞术最大的好处是作为一种‘桥梁’,使得肿瘤缩小,便于后续的治疗。”徐克成说。

 

专家介绍

 

 

徐克成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广州复大肿瘤医院总院长,国际冷冻治疗学会前主席,国家“白求恩奖章”获得者,中国“时代楷模”,广东省生命之光癌症康复协会会长,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

1.中国消费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中国消费观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中国消费观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中国消费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中国消费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