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的横空出世刷屏占据各大媒体头条,各类分析不绝于耳。而雄安横空出世的背后或许是中国城市格局或将发生改变,内陆城市将依托高铁网络崛起实现腾飞、港口城市发展将步入式微。由于高铁的兴起,陆地交通的时空格局正在被重塑。在这个大变局里,中国正依托日益完善的交通物流网络率先在全球实现内陆复兴,一个由海权向路权回归的时代或许正在到来!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依靠低廉的人工成本和人口红利发展外向型经济取得了卓越成就,凭借来料加工出口创汇并带动了沿海港口城市跨越式发展。而随着人口红利的减少人工成本上升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外向型经济正面临挑战。

2002年后房地产崛起,中国加快推进城镇化,经济增长动力从出口转向城镇化和基建房产时代。买房者通过房产的增值享受到财富增长和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获得感,城镇化基建和房地产推动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但是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到了瓶颈期,从外部环境来看,过去出口和贸易顺差主要来源地欧美日均陷入国家主权债务危机泥潭不能自拔。基建房地产刺激效应也达到边际,因而中国经济发展需培育内生性发展动力实现体内自我循环,拉动经济增长需要加快产业升级转型打造高端产业链,同时推动国内过剩产能走出去。因此发展西部可以联通中亚整合欧亚大陆构建欧亚共同体,西进的同时可以破解西方对中国全面围堵遏制中国崛起。

西部地区资源丰富,特别是光伏、煤转油、风能和人工成本相对低。未来中国要想摆脱对石油美元的依赖这些非常关键,西部地区承接东部部分产能,东部加快产业升级成果直接在西部实践应用,将会进一步吸引更多资本进入产业升级加速将会助推中国进入制造业第一梯队,摆脱对欧美市场依赖从而实现内生性循环。

历史上美国也正是得益于西部开发才在第二次科技革命中后来居上,从追赶变成了科技革命的领头羊从而雄踞全球霸主地位。目前中国在高铁、基因技术、新材料新能源为首的科技革命中厚积薄发,中国将实现赶超并领导新一轮产业革命。

中国正在步入高铁时代,高铁的快速、大运力,改变了内陆城市的时空格局。所以我们将看到郑州、武汉、西安、成都、重庆、长沙、合肥、济南等一大批内陆高铁枢纽城市迅速崛起,还有刚刚宣布建立的雄安新区。虽然没有港口,雄安背靠政治中心承接产业转移获得政策倾斜,依托高速快捷的铁路交通网络连接东西部地区快速发展。

可以预见一个内陆中心城市复兴的时代正在到来,这就是全球化见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国依靠自身条件启动高铁建设构筑四纵四横网络、拉动内需、不再大水漫灌依靠大基建房地产维持经济增长。在脱虚入实政策配合下,未来资源分配会出现从东向西,从城市到城镇,从大城市向周边城市转移的趋势。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漫步从头越!

看懂当下,方能洞悉未来!